格图书馆GOOTBOOK

做事不拖、为人不作,冯唐的《成事》秘诀

 二维码 9
发表时间:2019-09-28 08:48
原创 北京青年周刊 2019-07-22 20:13:35
做事不拖、为人不作,冯唐的《成事》秘诀做事不拖、为人不作,冯唐的《成事》秘诀

年轻人世界里流行着一本答案之书。随意翻开的一页,就写着对你此刻困惑的回应,“再等等”、“迈出这一步”、“放弃你现在的想法”,诸如此类,牵引你到某个方向。如今,冯唐也出了一本答案之书,为一些决心成事之人。

做事不拖、为人不作,冯唐的《成事》秘诀做事不拖、为人不作,冯唐的《成事》秘诀

作者: 冯唐

出版社: 天津人民出版社

出品方: 果麦文化

副标题: 冯唐品读曾国藩嘉言钞

原作名: Getting Things Done

出版年: 2019-5

页数: 280

定价: 68

装帧: 精装

ISBN: 9787201146669

《成事》是对梁启超编选的《曾文正公嘉言钞》一书的现代解读,这一次,冯唐将自己19年管理、创业的经验投射进曾国藩的人生,他用本书告诉你,就算资质普通,真诚地投入自我完善,也可以超凡脱俗。

身逢乱世,精英该干什么?冯唐在书里写下这段话:要奋起,和苦难民众站在血海之中,封堵弥漫社会的人性沉沦的欲望,把世道、人心导向正轨,重建秩序。曾国藩给烂透了的大清朝一个中兴,尽管这个中兴到最后没有卵用,但它至少让千千万万的民众多过了几十年好日子,在乱世,这是一介书生该有的态度。冯唐说,这句话是悲观主义的,但这也正是精英的责任与负担。

这是曾国藩的故事,也能给我们每个人启迪。冯唐特意强调了成事的含义,不非得是那种震动天地的大事,普通人也可借此自勉,不懒,不傲,做事不拖,为人不作,老老实实练好职业基本功,管理好自己的时间,冯唐,这个获得了世俗意义上的“成功”的中年人发自肺腑地感慨,仅是这些,就能使你强过大多数人。

做事不拖、为人不作,冯唐的《成事》秘诀

Q - 《北京青年》周刊

A - 冯唐

Q:听起来这回的《成事》很像一本策略书,它和那些成功学的鸡汤相比,有料在哪儿?

A:它(《成事》)还真不是策略书,它讲的是管理上的三观和方法论,讲的是你如何对待自己,如何管团队、管自己,是一个心学、心态的东西,而不是告诉你怎么能成功。你按照这本书里的做法去做,我都不能保证你成功,我只能说,往这方面修炼,我能保证你是一个更好的做事儿的人。

其实我一直认为,成功是由太多因素决定的,个人努力其实只占整个成功里面特别小的一部分,能不能成功不归我们定,归老天定,归各方面综合起来的力量定,这就好像,如果我们生在1900年,我肯定不会写出现在这么一部书来。

Q: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研究曾国藩的?

A:最早大概是大学二三年级的时候,看《曾国藩家书》。后来我有一本海南出版社出版的《曾国藩言录》。不只是曾国藩家书,可能还看了一些其他的东西。因为曾国藩一生写了接近2000万字的奏折、家书等等,我研究过其中的一些。

后来就是我参加工作,2000年进入麦肯锡之后,会发现光有麦肯锡的方法论来探讨这些战略、组织、管理上的问题是不够的。不是说麦肯锡的方法不对,而是觉得有些不够,你回答不了这个战略明明各方面已经想得很周全了,从算术、从常识来讲都是对的,为什么就是执行不下去?为什么同样的商业计划,搁在一组人身上就可以,搁在另外一组人身上就不行?

我觉得中国人毕竟生长在这块土地上,在过去一两千年里形成了中国一套自己的历史智慧和做事方式,在这点上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曾国藩。所以觉得曾国藩非常值得研究。

Q:能具体讲讲你为什么觉得曾国藩的智慧和做事方法有典型性吗?

A:他有几个特点,他没有身处在一个做事的大环境,他又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。第一,他面临巨大的行业困难和实际对手的困难。他所处的历史环境,晚清并不是一个很开明、很开放,严格来讲并不是一个比较好做事的环境,那时候他周围都是很沉的气氛;

第二,从看他的文字能够感觉到,他本身并不是一个才气很盛的人,并不像李白、杜甫这类。他做事上也不是一个出奇迹、出奇兵的人。从这个角度看,我觉得他更接近普通人;

第三,他又面临巨大的挑战。他自己原来是一个做官的人,一个文人,没打过仗。你想想他角色的转换,面临的困难,总吃败仗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能把事做成,说明在他的一些相关理念、他看问题的方式、他的方法论里面,应该有一些可取之处。

我觉得如果把刚才说的,曾国藩身上体现出的成事的中国传统智慧,加上麦肯锡科学严谨的西方管理方法论,再加上我这二十年自己的管理实践——无论是我做咨询顾问,还是做大企业的战略部经理,还是自己创业,现在做投资,我觉得把我的管理实践整个合在一起,这三方面加在一起,应该是一个对有些人有意义的一本书。

Q:你怎么界定“成功”、“成事”?

A:我的理解,“成功”就是世俗意义的出了名、挣了钱、被一些俗人羡慕。刚才也讲了,说实话成功跟个人努力并没有关系,它的运气成分更多。而“成事”,我可以用更简洁的英文翻译,就是Getting Things Done,把事儿做完,有头有尾,保证质量。甚至包括你能坚持完成每天早起,也叫成事。用医生和患者举个例子,医生有一个最大的困扰,就是病人不遵从医嘱,比如说医生让你按时按量吃药,你不吃;比如我让你吃饭吃少一点,你忍不住。这就是在成事的范围里探讨的。

Q:你希望读者从这本书里能学到哪些东西?

A: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够怎么管理自己,管理团队,管理项目,能够通过这些管理把事做成。包括自己做事、和其他人一块做事,做一个相对复杂的大的事,做一件类似于早睡早起的很小的事,包括少做后悔的事。

Q:你身上的身份很多,怎么把自己这些身份融合到一起的?可能有读者想知道有什么方法能让自己这么跨界,每一样都做得挺不错。

A:特别简单,把这本书买来读。

展开说一下的话,你看曾国藩成事的三个阶段:第一个阶段,他是一个小镇青年来到北京。我理解他是不到40岁做到部级官员,是最年轻的清朝的部级官员,这是他前40岁做的。从一个小地方来到北京,也是一个挺大的跨度,那时候遇到了困难、痛苦。

第二个阶段,40—50岁。那时候他爸爸去世,他去服丧,被迫去做团练,带兵打仗,打了十年。

第三阶段,50—60岁,他主要做的是洋务运动的先驱,他送特别聪明的孩子去读书,翻译,做机器,洋枪洋炮,做这些启蒙工作。

你看他这三段的经历相关吗?并不一定相关,是跨界的。特别是文武跨界,为什么他能成,我觉得我这本书说得很清楚。

同时,关于如何跨界,这本书中麦肯锡的经验我想也能给大家一些指导。大家经常会疑惑,似乎麦肯锡并不是行业的专家,为什么用一套方法论能给那么多的行业、那么多的公司定战略?整个现在世界500强里面,许多高管都来自麦肯锡,这到底是为什么?我只能说这里面是有一条金线的,有一条隐隐若现的,并不是摸得着、看得见的方法论在这里。

从我自己个人经验来讲,我觉得跨界中一个东西是很重要的,就是说在你试图跨界、试图“斜杠”之前,有一个行业应该你是做得比较深的。在这个领域你花了时间和精力去钻研,在整个过程中能练就科学思考以及足够的坚韧、足够的三观和做事的方式方法。

我当时是花了八年学医,在妇科肿瘤发生学这些地方,相对来说扎得还是蛮深的。这对于之后我去做一个很复杂的题目有帮助。而我看到太多不成事的,什么都沾一点,什么都花一两个月,结果什么都没有弄下去。

Q:你说西方管理科学不太够,就想要融合东方的哲学。那么把麦肯锡管理方法和曾国藩联系起来,你觉得会不会有两种文化的冲突?怎样来调和不同文化之间的对撞?

A:我只能从我最熟悉的管理工作去讲。麦肯锡这条主线是西方的管理科学观点。麦肯锡最主要、最核心的一点,和爱因斯坦说的科学研究的主要原则是非常一致的——要以事实为基础,要有逻辑和常识的真知灼见,以假设为驱动。简单说,它不希望拍脑门做决策,而希望是一套推理论证。假设你选一台车,选红色还是黑色还是黄色?这里面没有对错,但如果你目的是减少交通危险,假设有一些事实可以证明红色开起来危险就小一点,你可能就应该选择红色。这是我们在决策最开始时的差异——是主观判断,还是通过数据减少你主观判断的风险。

第二个差异是几个人决策的差异。是靠集思广益、通过逻辑推敲、常识推敲的这么一套完整的方案,还是说一个人定了?西方可能更强调是一个相对集体的、有结构化、用逻辑推导出的一整套方案,而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体决策。

第三个差异,是假设驱动还是直觉驱动。假设驱动往往是一条相对的捷径,你可以根据你的知识和理解,先来假设数字。但你这个假设是可以被推翻,也可以被证真的。但是我们多数中国人日常习惯的管理方式,往往是倾向于我不是假设,就是告诉你“要这么做”。所以还是在刚才那几个维度,视角有巨大的差异。

这本书里强调的,即使你用麦肯锡的这套方法,拿到同样清晰度的所谓的真知灼见,你给不同的人去做,还是会发现效果差得很大。这是我想问为什么的,我想总结出来的——假设这套方案已经有了,为什么同样一套方案,为什么有些人能做成,有些人不能做成?像曾国藩就讲,大处着眼,小处着手。

Q:今天从现场走进采访间,看到大部分来排队看你真人的粉丝,都是打扮精致的女粉丝,这件事是你期待的吗?

A:他们说我的粉丝里面有好多基层、中层或高层白富美。当然这件事是我很欣慰的,但这种欣慰有一个最开始的原因。我第一次做签售应该是2003年,靠近上海外滩的一个地方。当时只有4个人来,我本来觉得我的心哇凉,不想再写下去了,但是这4个人里面有一个长得特漂亮,她买了一大捧花。当时我也年轻,我觉得哪怕为了这一个人写都可以。我就这么支撑我走过文学之路最黑暗的时候。

看到这种现象,男性读者总是很生气,觉得是不是看我的书都是漂亮的女生?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些误导的可能。我觉得我更喜欢用女生的思维来解释这件事,要不然觉得看我的书能变漂亮,要不然就是说现在看我书的总群体颜值比较高。总体来说对我是一个开心的事。

Q:之前看到李敬泽给你写了一个序言,里面有一个观点特别有意思,说你之前的小说很难评说。那么你现在转换了一个创作轨道,在方法论这个领域上,是不是就可以评说了?

A:这个挺有意思的。文学那边骂我的人特别多,我非常感谢李敬泽老师,在2000年的时候他看过《万物生长》就跟我说,不要理任何评论家对你说的任何话。当然他们写书评是好事,是刺激大家来读、来买。

这本《成事》很神奇,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非常明确的恶评,几乎一篇没有,如果有的话,你也可以帮忙找找。别人有可能评价它不够全面,但是《成事》本身不是想覆盖全部管理学的作品。

这本书几乎是零恶评,我想可能也是有几个原因。这本书我是认认真真写的,是老老实实干了二十年活,在麦肯锡呆了近十年,又读了那么多曾国藩、《资治通鉴》、中国的《二十四史》……从这三个角度来讲,我有这个资格来写这本书。试图挑战的,他自己也得掂量掂量,也不能说胡话是吧。

撰文 编辑 韩哈哈

人物摄影 李英武

封面图摄影 黎晓亮

资料提供 果麦文化

鸣谢 西西弗书店

原文链接

引用图书